故乡,如行云,若流水。常常在某个不经意间,突然飘进你的周围,飘至你的心里。裹挟着你、浸透着你,让你牵挂着,牵挂着……

一首久违的歌声,一曲难忘的乡音。一缕淡淡凉凉的哀伤与惆怅,一份删删减减的守望与向往。慢慢而来,缓缓而至。泪光莹莹,心绪难平。

一樽江月、一杯乡愁,不是游子,又怎知他人的天涯之忧?不是倦旅,又岂知他人的海角之思,故乡之痴?

午夜梦回,情依旧,景依稀。飞花满满,垂杨紫陌。携手故人,追逐嬉闹:歌声、笑声、笛声,声声犹在;绕栏私语——青山碧溪秋初净,半榻白云人对闲。相对无言——皓月当空洒银韵,疏星琅琅熠生辉。只道是,只道是——无声胜有声,枫叶荻花秋瑟瑟。

归去,归去!乡间的小路,尘土飞扬,那个曾经追蝶戏舞的女孩去哪了?那个曾经抓鱼掏鸟的少年又去了何处?

斜阳默默、芳草萋萋,只有那座山,依旧静静的、静静地在原处立着;还有那条小溪在原处轻轻的、轻轻地流淌……然鹅,然鹅只见石不见鱼,越来越细,越来越窄。在远处处渐渐的、渐渐地断了流,是近年雨少,还是上流本无水?

归去,归去!儿童相见不相识,鬓发衰,步履蹒跚,拄杖躇行。已无风,已无雨。却、却摇摇欲坠!罗裳锦衣,不禁岁月侵蚀!心犹在、情依旧,却、却面部沟壑纵横,腿上青筋凸起。

老矣!老矣!老屋还在否?老院的井还在否?丝瓜的青藤是否还爬满了窗子?葡萄架下还有葡萄么?吊瓜还在空中荡荡地吊着么?爱欺负人的大白鹅还会赶着人四处乱跑么?……

老去、老去,老去凭谁说。苍颜迟暮,看几番风华锦绣;岁月如故,赏几阕落桥缺月。老去,老去光阴犹可惜,老去光阴速可惊,老去光阴不借留!

故乡,故乡是一个迈不过去的槛儿!